巨额财政补贴二股东高价增持ST中绒打出保壳组合

2018-04-16 作者:kanecg.com   |   浏览(88)

     
     新年第一个工作日,ST中绒“保壳赛”便开跑了。与此同时,公司股价也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 1月2日,命悬退市的ST中绒突然宣布,公司已经在收到地方政府总计6.45亿元“经营性财政补贴”,从而给了市场一个信息:公司保壳的收益有了;同时,公司的长期业务合作单位宁夏德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林州市二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合计豁免债务金额1.12亿元。1月3日,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及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亮相,记者注意到,这个名单与3个月前的名单相比,有3个人选发生变化。更耐人寻味的是,1月4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方面也行动起来:以高出市价的价格将质押股份转为过户持有,从而与中绒集团的持股差缩小到4.83%。 股权转让1月4日,ST中绒公告称,1月2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恒天聚信投资中心的一致行动人恒天嘉业投资中心,与公司控股股东中绒集团签署《质押股票转让及处置协议》,约定以每股4元的价格,将中绒集团已经质押给恒天嘉业的ST中绒3444.4万股股票通过中登公司规定的质押证券线下过户方式过户至恒天嘉业。 而截至3日收盘,ST中绒股价报收每股3.86元。此消彼长后,恒天嘉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ST中绒股权增至21.85%,公司控股股东中绒集团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减至26.68%,两者相距不到5%。资料显示,恒天嘉业和恒天聚信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恒天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围绕纺织行业全产业链,通过资本运作,开展产业整合、兼并重组、市值管理。从工商局网站查知,恒天金石控股股东为北京京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京鹏投资是由上市公司经纬纺机以及中植资本、江阴凤鸣九天投资中心、北京经纬纺机新技术有限公司等出资组建。在ST中绒最近的重组过程中,恒天金石一直都充当着重要角色。2015年10月8日,中绒集团与恒天聚信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协议期限为两年,截止日期为2017年10 月7日。不过,2017年1月24日,中绒集团与恒天聚信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之解除协议。此次出手,显示出恒天金石在策略上应该有所改变。三个换人2017年8月30日,ST中绒披露深交所处分决定公告,公开谴责公司实际控制人兼时任董事长、总经理马生国,董事马炜,董事兼财务总监卢婕,时任董事马生奎,时任董事、现任副总经理马峰,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梁少林,时任独立董事陆绮、张小盟、崔健民,时任监事李光珺、杨灵彦,时任副总经理郑宁,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陈晓非。2017年9月13日,ST中绒董事会通过一份换届暨提名名单,原计划于2017年9月2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进行选举,但在即将召开股东大会前两天,公司宣布取消临时股东大会,原因是:“公司拟对董事会及监事会候选人名单进行调整”。2018年1月3日,调整后的名单终于亮相。对比前后两份名单,独立董事候选人虞世全、安国俊、童朋方没有发生变化,却调整了3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从名单上看,前次董事候选人是:战英杰、李卫东、孙庆峰、王欣、郝广利、石磊;此次的董事候选人是:战英杰、戴平、汤宁、郝广利、石磊、马翠芳。那么,这个酝酿了3个月的换人有何深意呢?从履历来看澳门太阳城娱乐城,此次换掉的3个候选人中,李卫东2015年起任ST中绒董事长;王欣2010年4月起任公司董事长助理;孙庆峰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委派代表,2016年1月起担任公司董事,同时还在公司关联企业任职。换句话说,这3个人与ST中绒关系不俗。新换进来的3个候选人的履历显示,戴平2017年4月至今任浙江兰宝毛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在职员工的汤宁,2017年8月至今,还担任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董事,而上海斐讯曾经是ST中绒的重组对象。至于马翠芳,则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马生国的妹妹,兼任公司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由此,ST中绒新的董事会结构中,公司“旧将”从李卫东、王欣、石磊,变为:石磊、马翠芳;而郝广利为经纬纺机背景。在这个名单中,战英杰一直被市场认为是个“关键人物”。有信息显示,2017年7月3日,战英杰卸任中国中服服装有限公司高管职务。保壳路艰要说起ST中绒的保壳,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也是几度波折。2017年1月6日,中绒集团旗下中绒圣达、中绒文化、中绒传奇、宁夏正骏、宁夏丝路五家公司与浙江华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作为普通合伙人的上海曜瞿如投资合伙企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47.92%股份全额转让给曜瞿如。转让完成后,中绒集团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盛大游戏股份。至此,中绒集团运作多时的盛大游戏股权收购案“流产”。不过,没过多久,即2017年1月21日,ST中绒就宣布拟通过现金购买方式,收购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澳门太阳城娱乐城。但4个月后,ST中绒公告称,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主要股东所涉及的诉讼纠纷,导致其部分股权尚处在被司法冻结状态。经各方商议,公司拟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调整,暂不购买标的企业股权,待未来标的企业股权问题解决后,交易各方再进一步商议继续推进标的企业股权购买的交易。公司仅继续推进该重大资产重组中的重大资产出售交易。重组不利,而ST中绒2017年前三季度亏损3.85亿元。幸运的是,,公司收到银川市财政局拨付的经营性财政补贴4.45亿元,以及灵武市财政局2亿元经营性财政补贴。保壳大戏一幕接着一幕开启。深陷困境的ST中绒,未来之路仍然荆棘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