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峨眉山隐士回人间贵州小伙离家十年辗转隐

2018-04-08 作者:kanecg.com   |   浏览(88)

     
      民警发现后劝说其跟随母亲回家
     一个人,没有水,没有电,冬天没有厚棉被,在山上的废弃房屋里居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熊凤霞根本无法想象,32岁的儿子,贵州小伙赵小勇是怎么在这间废弃的房屋里生存下来的。四川峨眉山中一处废弃地震监测设备的放置屋,是赵小勇的栖居之处。10年前,他外出打工,与家人断了联系,而后辗转来到峨眉山。谁也说不清,他具体在山里隐居了多少年,直到最近,他被民警发现,终于与母亲团聚。
     


     


     ▲民警劝说赵小勇跟随母亲回家。 废弃房屋里生火的痕迹。
     迟到十年的重逢
     10年前,赵小勇外出打工,与家人断了联系,后辗转来到峨眉山,在山间一处偏僻的废弃房屋中住下了。直到最近,隐居生活才结束。
     12月5日中午12点左右,峨眉山景区公安分局报国寺派出所民警向贵阳市开阳县公安局双流派出所打去电话称,报国寺附近山上一处废弃房屋里住着一名30多岁的年轻男子,名叫赵小勇,自称开阳县双流镇人,请帮忙核实。
     双流派出所很快反馈,该辖区确实有一位村民叫赵小勇,1985年出生,其父亲已经去世,母亲熊凤霞今年已53岁。家人和赵小勇已经失去联系很多年,在多番寻找未果后,家人以为其遭遇了不测,早已经死了心。
     经过照片辨认后,熊凤霞激动万分——身在峨眉山的赵小勇正是她一直苦苦寻找的二儿子。当天晚上,她和自己的兄弟以及儿子的朋友,一行四人连夜开车前往峨眉山。
     次日早上9点左右,赵小勇还没起床,就被山下来的派出所民警喊醒了。“你看看谁来了?”漆黑的房屋里,没有电灯,凭借着手机发出的电筒亮光,赵小勇看到民警的身后还有几个人影。“小勇。是我。”赵小勇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愣了好一会儿。熊凤霞哭着上前抱住了赵小勇,他喊了一声“妈”,自己也终于忍不住流泪了。
     让熊凤霞没有想到的是,重逢之后,赵小勇虽同意先下山,但坚持不想回家。在峨眉山景区公安分局报国寺派出所里,几位民警轮番劝说赵小勇,终于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赵小勇同意回家。
     “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厚棉被……”看到赵小勇栖身的地点,熊凤霞根本无法想象,儿子是怎么在这山间的废弃房屋生存下来的。记者从报国村8组组长韩月华处了解到,这间房屋原来是用于放置地震监测设备的,房屋结构还是很牢靠,但是后来废弃了。
     隐居深山的背后
     12月14日,记者在韩月华的带领下,爬到了位于山上的这栋废弃房屋。整栋房屋一共有四间,面积约六七十平方米,最右侧的一间屋堆着一些干树枝,墙边有几块砖头和不锈钢钵子,墙壁上则有生火熏黑的痕迹,隔壁一个空房间的墙角堆着很多矿泉水瓶子。民警告诉记者,发现赵小勇时,他在靠最里面的一个空房间。韩月华说,“难怪之前几乎没有人发现他,实在太隐蔽了。”
     赵小勇怎么会在峨眉山中隐居呢?大家众说纷纭。报国村8组的邓中才老人,似乎是唯一知情的人。“我第一次遇到他时,大概是去年的七月份。”今年64岁的邓中才老人说,当时他在废弃房屋附近放羊,天气有点热,“我进去想休息一下,突然看到屋内有个青年人,把我吓了一大跳。”
     经过攀谈,邓中才得知,这个青年人是贵州人,他自称父母都不在了,不想回家。赵小勇对放羊来了兴趣,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和邓中才一起去放羊。
     邓中才原本是村里的低保户,家庭经济情况不好,但见赵小勇可怜,他经常给赵小勇提点大米过去,也会挑一些别人送的旧衣服拿给赵小勇。邓中才告诉记者,一度有村民怀疑他是逃犯。
     邓中才说,赵小勇有时候靠捡点蘑菇、竹笋下山去卖,有时也在景区捡点游客丢弃的矿泉水瓶等变卖换钱。那间废弃房屋附近没有水源,赵小勇就用矿泉水瓶从别处装山泉水,然后用背篼背回去。赵小勇有一部旧手机,但是没有手机卡,在放羊的间隙,他常常拿出手机来看里面的小说。民警也证实澳门太阳城娱乐城,确实发现赵小勇时他身上有一部旧手机,他说平时可以在山下公共场所充电,在有wifi的地方下载些电子书,带到山上看。
     ■对话
     “出来打工没挣到钱,不想回家”
     12月5日,当地派出所在开展基础网格化建设走访时,有村民反映,山上废弃房屋有可疑人员,这次民警终于找到了他。“他身上只有一张早已过期的一代身份证。”民警介绍说,通过其提供的身份证号等初步核查,的确无犯罪记录。
     为何隐居峨眉山?赵小勇告诉民警的原因是“出来打工没挣到钱”“不想回家。”
     赵小勇的大舅熊先生说,赵小勇家里有三兄弟,都是小学文化水平,在他13岁时,父亲去世了,后来母亲改嫁,他就跟着外公生活。12年前,赵小勇20岁时,他跟着哥哥到江浙沪一带打工,基本没有回家。“他仅有的一次回家是10年前,哥哥生病了,他送哥哥回家。”熊先生说,他在家里歇了一晚上就走了,从此以后杳无音讯。
     这10年来,赵小勇到底去了哪?最后为何选择隐居?记者辗转打通了赵小勇的电话,但他本人拒绝接受采访。电话中,他不断表示,自己压力很大,回家连门也不敢出澳门太阳城娱乐城,什么都不想再多谈,只希望能尽快找到一份工作。据成都商报